“下狗”和落选秀的天堂:热火足够励志但谁愿意虽败犹荣

暂且不讨论恩比德和巴特勒之间的友谊,以及这句话的动机是否为“打不过就加入”的谄媚,心直口快的恩比德说出了一个很残酷的现实:

即便常规赛东部第一,即便已经闯入东区决赛,但每当热火陷入困境时,他们只有巴特勒一个人能站出来。今年的东决3-4输球如此,两年前的总决赛亦是如此。

把时间推回到4月2日,比赛还剩1分36秒,公牛领先热火18分,斯波招了招手,41岁的老将哈斯勒姆从替补席站了起来,换下了队友希罗。

在自己第19个NBA赛季,哈斯勒姆早已成为热火“队魂”的象征。从落选秀一路走来,哈斯勒姆早已成为热火文化的“活化石”。

但此刻的重点不在他身上,而是他身边留在场上的队员——邓肯·罗宾逊、海伍德·海史密斯、加布·文森特和奥默·尤尔特塞文。

单说任何一人都不足以成为经典瞬间,但当五名球员同时站在场上,就如能召唤神龙的七颗龙珠凑在了一起,意义非同一般——此刻的热火,场上的球员全部都是落选秀。

这支热火,一半的球员拉出来都可以写出一篇名为《我这个小人物是如何逆袭》的自传。

据ESPN统计,他们是NBA历史上第4支在单个赛季里,有至少65场比赛都派上了5名甚至更多落选秀的球队。但比起前辈们,东区第一的战绩也有足够的资本,让热火鼓吹球队文化的强大。

就像主帅斯波教练感慨的那样:“对我们而言,这是一种哲学。我们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虽然我们没办法为每个人都提供证明自己的机会,但我们喜欢做造梦者。”

甚至就连斯波教练本人,也是造梦的产物。这位曾经的球队录像分析师,如今已经成为继波波维奇后联盟执教一支球队最久的主帅。

而哈斯勒姆的另一句话则更为动人:“我们队会给你和状元秀同样的机会,但你必须努力打球。球队会给予每名球员信心,我们也相信管理层和教练组。”

但热火是这里面最极致的,本赛季热火队内,所有落选秀的总得分占了全队近四成,其中4名球员场均得分在8分以上:罗宾逊10.9分,斯特鲁斯10.6分,凯莱布·马丁9.2分,加布·文森特8.7分。

由于双向合同的出现,联盟对落选秀的依赖越来越强。本赛季常规赛期间,共出现14次一支球队落选秀总得分超过70分的情况,其中热火独占8次。

这样的好处也显而易见,热火本赛季的健康程度堪忧,巴特勒、阿德巴约、洛瑞和希罗四名首发合计缺席86场比赛。

而他们本季出场次数排名前5的球员,没有一位首轮秀,且只有P.J.塔克一位二轮秀,出战71场。其余4人分别是79场的罗宾逊、68场的文森特、68场的斯特鲁斯和67场的戴德蒙。

但他们仍然拿到了53场常规赛胜利,这也是热火自2013-2014赛季后首个单赛季50胜。

对于常规赛而言,热火显然是成功的。他们挨过了漫长的赛季和绵密的伤病,然后以东部第一昂首挺进季后赛。

谈到热火成功的秘诀,斯波教练说:“我们要的是那些致力于这份工作的人,我们的教练组成员很多都来自球员发展部门,他们做得非常棒。”

哈斯勒姆的回答就更江湖气一些:“我们不像那些被选中的球员有保障合同,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所以,我们不能犯同样的错误,不能犯懒,不能记不住战术,更不能不努力。从落选那一刻起,我们就没有权利那么做。”

从2018年开始,热火便走上了草根篮球的道路。那年春天,热火球员人事部门资深员工切特·凯莫若正在研究即将来队参加试训的新秀,虽然那年的热火甚至没有选秀权可用。

“所以,这个年轻人有什么打算”,当凯莫若将问题抛给罗宾逊经纪人时,得到的回复是,“嗯,这是我们参加的第一次试训,我们还没有什么计划。”

于是凯莫若打通了斯波教练的电话,“我刚刚看到了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出色的投篮训练。”

“你是指密歇根大学那个第六人?”当斯波教练得知是邓肯·罗宾逊时,他有些不敢相信。但球队还是把他招入夏季联赛阵容里。

于是之后的四年,罗宾逊投出过44.6%的赛季三分命中率,也在季后赛单场投进过7记三分。于是去年夏天,他拿到了一份5年9000万美元的续约合同,是NBA落选秀中拿到的历史最大合同。

取代他首发位置的,是热火今年淘到的落选秀斯特鲁斯。原因无他,不过是因为季后赛的舞台,斯特鲁斯除了是名三分射手外,还有更好的防守。

对于热火来说,进攻始终不是他们擅长的事情,他们常规赛场均得分110.0分排在联盟第17位,篮板更是只排在联盟第22位。他们最大的武器,是强硬的防守,以及通过频繁战术跑动和锱铢必较的执行力,传导出的空位机会。

对于一支高纪律性的球队,斯波很难容忍罗宾逊在防守上的缺点,即便这个缺点更多源自身体素质而非意识。

但是当球队第四高薪的球员被主教练以ban代选,你总会有一种5年9000万美元打水漂的感觉。更难受的是,这笔钱恰恰就是热火给的。

到了东决的舞台,当人们希望顶替罗宾逊的斯特鲁斯有所发挥,但他却打出两场合计16投0中的比赛……

如果将热火的问题怪罪斯特鲁斯,他的年薪只有167万,如果怪罪于罗宾逊,又显得太过苛责。

毕竟罗宾逊本身就是一位落选秀,当他拿着200万美元不到的底薪投出4成命中率时,你很难不说一句线万美元的年薪却没法上场时,你很难不肉疼。

篮球场本质上是一个比较题,当你和普通球队交手,罗宾逊甚至能做出体前变向+拜佛+干拔的高级操作;但当你和最顶级球队交手时,你恨不得把他藏在底线最深处,以防对手把他生吞活剥。

所以草根球队统治常规赛的故事很常见,比如2017-2018赛季的猛龙、2014-2015赛季的老鹰和2006-2007赛季的活塞。他们都是草根球队的代名词,但似乎总无法在季后赛更进一步。

如今这支热火,亦是如此。他们足够优秀,把一批落选秀带到东决的舞台,他们要好过太多空掷天赋的球队。

“作为落选秀,当你加入这支球队,穿上这件球衣,就不需要再向前寻觅什么了,你需要做的就是努力。”就像邓肯·罗宾逊所说,热火不缺努力、不缺团队协作,也不缺激情。

但是,面对同样不缺努力,不缺团队协作,也不缺激情的凯尔特人时,他们一些引以为傲的东西便不再突出。

当36岁的霍福德一条龙突破热火三人的防守打成2+1,标题赫然是“谁还不是个探花”;当塔图姆在抢七最后时刻连续干拔命中,他手臂上的24号护肘,时刻彰显着“科比门徒”的身份。

2005-2006赛季的总冠军,是莱利用3个即战力+2个选秀权换来尚在巅峰尾巴的奥尼尔;2012年和2013年的总冠军,是坐拥03黄金一代三位球员的星光熠熠。

所以当今年热火输掉天王山之战后,美国媒体也开始追忆往昔:“G6热火将需要有人祭出詹姆斯的‘死亡之瞳’。”

身处繁华的南海岸沙滩,热火向来不是低调的代名词。自1995年执掌这支球队起,帕特·莱利亲手策划了诸多巨星的交易——1995年引进莫宁,1996年引进蒂姆·哈达威,2000年引进埃迪·琼斯、2004年引进奥尼尔,2010年引进勒布朗和波什,2019年带来巴特勒。

巨星的降临,也是为何热火更爱无名之辈的原因。毕竟巨星不仅占据了高薪,还透支了球队的未来——过去26届选秀大会,莱利只进行过14次首轮选秀,其中还有3个菜鸟在选秀夜就被交易走了。

因此热火不得不采取“淘金”的方式,让阵容更加丰盈。就像斯特鲁斯所说:“他们希望和你共同努力,乐于看到你变得更优秀。当你沉浸到球队文化里,全身心投入工作,他们会对你的付出给予奖励。”

“这是热火和其他大多数NBA球队的最大区别:他们关心球员,愿意培养球员。”

就像哈斯勒姆形容的那样:“当这些人来到这里时,我会自动期望他们比那些被选中的人做得更多,更努力地工作,更多地关注细节,而且这里没有人抱怨。这些年轻人有一个特点,他们从不抱怨。”

打到东区决赛,他们最常被提及的词汇是虽败犹荣,但是现实的残酷是,没人不希望成为最好的那个,但他们拼尽全力似乎只能以虽败犹荣结尾。

现在,热火管理层脑中萦绕最多的,大概还是恩比德那句,“热火需要另一个球星。”(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