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榜首之争异常激烈,美国运动员直至最后一天才超越中国,在2020东京夏季奥运会上赢得数量最多的金牌。除39枚金牌以外,美国运动员还荣获41枚银牌和33枚铜牌。美国队奖牌总数达113枚,同样名列所有国家榜首,超过中国88枚、俄罗斯奥运队71枚,英国65枚和东道主日本58枚。

纵观美国历史,美国代表队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成熟的大学运动体系。全美大学体育协会(NCAA)官网显示,东京奥运会共有1,000多名运动员曾参与该协会赛事,分别代表包括美国在内的100多个国家。

代表美国出征奥运的运动员多为大学生选手。根据美国队官网,在613名出征东京奥运会44个项目的美国选手中,462名(约75%)系大员。这些选手来自162个不同院校,正在或曾经为NCAA全部三个等级(D1、D2或D3)联赛、初级大学赛事或大学俱乐部效力。

共有10所院校为美国奥运代表队输送了10名或更多运动员,这些院校依次为:

美国奥运团体项目中,有20个运动队的80%成员系大学生选手,其中包括11个完全由高校运动员组成的代表队:男女篮球队、女子3人篮球、女子水球、跳水、沙滩排球、男女排球队、赛艇和垒球。

此外,三分之一的美国击剑选手来自圣母大学、45%赛艇运动员来自八个藤校、过半女子垒球选手由“太平洋12校联盟”成员组成。

本文所称美国大员系即将或已经代表其所在高校参加校际赛事的选手,包括已经毕业的校友、在校学生或已经签署入读意向的新生。虽然其中绝大多数运动员为NCAA校际赛事效力,但参与非NCAA校队和俱乐部运动的远动员也属于大学生选手。尽管还有很多就读于美国大学但代表其他国家出征奥运的选手,但本文内容仅包括代表美国代表队出征奥运的大学生选手——美国之队官网

美国代表队赢得的39枚本届奥运会金牌中,10枚来自团队项目,29枚来自个人项目(共有25名美国选手荣获个人项目金牌,其中佛罗里达大学的游泳选手德雷塞尔获得3枚个人金牌以及2枚接力金牌;同样来自佛大的游泳选手芬克以及斯坦福大学的泳将莱德斯基各获两枚个人金牌)。

根据福布斯新闻网的统计数据,共有47个不同的美国院校在校学生或校友为东京奥运会金牌选手。其中拥有金牌选手最多的大学依次为:

提起斯坦福大学,大家一下子就能想到它是全球最顶尖的高等学府之一。它培养了无数各界精英,诞生了众多诺奖得主。近十年来,在各个权威机构所发布的美国和全球高校排名中,斯坦福大学基本稳居美国和世界前五名之列。

其实,斯坦福大学在体育方面的成就更加出类拔萃,外界对其的一致评价就是“体教结合的典范”。回顾历史,斯坦福大学在奥运赛场上的成就相当引人注目。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数据显示,自从1912年美国参加奥运会开始,几乎每届奥运会都有斯坦福大学运动员夺得奖牌。东京奥运会上,斯坦福大学获得的金牌数最多,同时也是派出学生最多的大学:共有32名美国奥运队成员来自斯坦福大学,其中10名学生染指金牌。

和其他高校一样,斯坦福大学对员的学业状况相当重视,即使对大牌项目球队(橄榄球队、男女篮)的队员也不会留有丝毫情面。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2013年曾做过报道,时任斯坦福大学橄榄球教练大卫·肖尔在招收运动员时十分严格——只招达到斯坦福大学招生办核定学术标准的员,绝不放水。在其队员入学后,他要求他们在体育和学业上都要努力取得卓越的成绩,不仅是简单的合格成绩。

斯坦福大学运动员入学的学习成绩要求是平均绩点(GAP)在3.7以上——相当于我国百分制平均成绩90分左右。这一点在该校校队另外一名著名校友泰格·伍兹的身上也得到了很好的证明——当年斯坦福大学高尔夫球校队将伍兹招入的时候,伍兹入学时的平均绩点超过3.8。

由此可见,斯坦福大学对于所招收的员的成绩要求是多么严格。该校在招生时就已首先确保了其招来的员在体育和学业上均有能力取得成功。正是在这样的努力之下,斯坦福大学员的毕业率令人瞩目,在美国NCAA2012年的统计报告中,斯坦福大学的员毕业率高达96%,远远超出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所有第一级别300多所高校88%的平均毕业率。

NCAA前主席迈尔斯·布兰登在任期间曾这样语重心长地对公众说道:“斯坦福大学在体育上获得成功,可以向世界证明,在体育和学术上同时取得卓越成功是可能的。”

在谈到美国大学生游泳队时,美国游泳国家队主帅杰克·罗奇强调:“我们永远把教育放在第一位。大学以教育为目的,因此运动员仍应以受教育为主要目标,而体育仅仅是教育的一个方面。”教育和体育不但并不矛盾,而且两者还相辅相成。罗奇说:“教育水平越高,对运动的理解,对自己的把握,以及对心理素质层面都会有巨大帮助。美国大员需要兼顾学习和体育,这也使他们更善于平衡掌握时间。”

尽管影响力趋于减弱,奥运会依然代表着大多数运动项目的巅峰竞逐。对运动员来说,奥运会可能意味着一生奋斗的心血,意味着成就的巅峰。全世界所有运动员都以参加奥运会作为自己运动生涯最大的荣耀。

然而,以高校学生为主体的美国奥运选拔机制中,高度市场化的美国顶级大学(尤其是私立院校)是否继续愿意注入巨大资源支持学生体育运动?

2020年初,斯坦福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分别有36、38和35支运动队,这些高校均表示无力维持规模如此庞大的校级运动队。参与NACC第一等级赛事的高校平均有19支校队,其中数量最多的哈佛大学则有42支校队以及1,200名员。未来数年,专家认为该校必然缩减校队规模。

斯坦福大学于2020年8月一度决定裁减11支运动队,但在员和校友强烈反对下,校方于5月18日宣布撤销该项裁撤决定。布朗大学去年也裁撤了11个校队(随后又恢复了其中五个),而达特茅斯学院则裁减了5个项目。

无论官方口径如何,顶级高校越来越不待见员却是不争的事实。为了提升学生群体的多样化,精英名校在今年招生季中均减少了员的录取比例,并以此作为多样化成就对外宣传。

体育经济学家施瓦茨表示这更多是一个价值取向的决定,举例而言,大学宁愿招收10个机器人爱好者,还是10名高尔夫球手?尤其是高尔夫、滑雪、壁球、或马术等(这些被布朗大学砍掉的)参与度较低的运动项目似乎无法增加学生群体的种族或经济背景多样性,被顶级高校摈弃的风险日益增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